難忘的崢嶸歲月

難忘的崢嶸歲月

上世紀六十年代中期,我在云南某邊防部隊當兵,駐地所在的縣城離邊境線僅10公里。此地敵情較為復雜,時常有特務喬裝進入縣城搞破壞,每天還有敵機在天空盤旋偵查,有時甚至投下炸彈進行轟炸,邊境軍民過著極不安寧的日子。

我們單位的主要任務是后勤物資保障工作,分期分批把槍支彈藥、生活補給等運輸到一線前沿陣地。

經過幾個月的軍事訓練后,我所在部隊召開了動員大會,布置了最新任務,明確了保密事宜。聽說要抽調人員上前線,我們這些剛入伍的新兵議論紛紛,摩拳擦掌,堅決要求到一線參戰、保家衛國。我和萬民、郜松是同村從小玩到大的鐵哥們,一起參軍入伍,又同在一個連隊,感情非常好。我和萬民熱血沸騰的搶先遞交了請戰書,表達要上前線為祖國拋灑熱血的決心,郜松因傷不符合上前線的條件,被安排留守縣城。我們經組織統一部署,光榮地成為第一批上前線的戰士。我是衛生員,萬民是汽車兵,經常往返在陣地和后方之間運送物資、送醫送藥。有時遇到惡劣天氣,晚上就住在防空洞和帳篷里,第二天再返回駐地。

邊境線上的防空洞很小,俗稱的“貓耳洞”。呆在貓耳洞里是件痛苦的事,因為洞口較小,大多是靠爬行進去,如果體形較胖,估計很難進入。人在洞內只能坐著或蹲著,根本無法站立。當洞內人多時,空氣潮濕悶熱,站不起、坐不下、睡不好,在四十多度的高溫下,整個人就像在蒸籠里熏蒸一樣。

洞的四周到處是樹木草皮,有時還有像松鼠一般大小的山鼠、拳頭粗壯的大蛇、毒性劇烈的螞蝗等生物肆虐橫行,它們不時來騷擾一下,讓人防不勝防。最難以忍受的還是洞里面濕度過高,到處濕漉漉的。這種環境下,衣服食品很快霉爛,武器極易生銹,特制的防潮被完全能擠出水來。衣服潮濕緊貼在身上,很多戰友因此染上了皮膚病,還有一些感染面積比較多的戰友更是疼癢難忍。

每次我在防空洞過夜,都會把藥箱里的常用藥、外用搽劑、消炎片分給戰友們,有時也當郵差給他們捎信。所處環境雖然艱苦,但是大家仍然苦中作樂,一人來信大家讀、互相唱歌鼓勁、開著蔑視敵人的玩笑,小小防空洞里時常飄出我們樂觀和大無畏的歌聲。

1967年2月的一個清晨,我隨分部汽車隊運送物資,快到達目的地時,因公路被炸塌的土石方阻斷,車隊無法通行,大家便下車和施工人員一起搶修。我們正干得熱火朝天,突然聽見空中傳來轟鳴的馬達聲,大家不約而同地抬頭遠望,看到幾架敵機正從遠到近飛來。司號員吹響了緊急防空號,大家立即就地隱蔽,與此同時,10多架敵機沿著山谷接二連三的俯沖下來,一瞬間,轟隆的馬達聲、震耳的爆炸聲、噠噠噠機關炮的掃射聲響徹整個山谷。彈片、亂石橫飛,硝煙彌漫,我和萬民正匍匐在掩體里,突然看到前面有兩位戰友不知何故,猛地站起身來。萬民一個健步沖上去,將他們撲倒在地,而也正是這個時候,一串機關炮彈從三人面前不到一米的地方掃過,萬民似乎被彈片擊中,他痛苦的捂住頭,慢慢倒下,鮮紅的血從他的頭上流了下來。我失聲喊道:“萬民,萬民,你怎么了?”恨不得一躍而起,飛奔過去救他,卻被旁邊的指導員緊緊拉住……

在敵這次空襲中,萬民舍己救人,不幸壯烈犧牲,成為部隊和家鄉的驕傲。此后,每當想起朝夕相處有說有笑的萬民兄弟,我都不禁熱淚盈眶,心如刀絞,心中暗暗發誓,一定要把無恥的侵略者趕出祖國的領土,一定要為親愛的戰友報仇!

經幾年的堅守,硝煙逐漸散去,部隊陸續撤離到后方,我因為表現突出被保送上軍校,郜松早已退伍回到老家,萬民則長眠在那片無法忘懷的青山上。

五十年后,當我和曾經的戰友們重返當年的邊陲小鎮,唱著曾常唱起的老歌,回首那激情燃燒的日子,懷念犧牲的兄弟,不禁潸然淚下,感慨萬千。

這段往事刻骨銘心,這段經歷終身無悔!歲月靜好,永遠離不開默默無聞、無私奉獻的戍邊人;時光無痕,蹲守簡陋艱苦的邊防哨所鑄造了祖國南疆的銅墻鐵壁;英雄無悔,保家衛國的鋼鐵戰士用忠誠和熱血譜寫了一曲曲青春贊歌!

愿英雄們偉大的精神世代傳承,愿我們偉大的祖國永遠繁榮昌盛!



亚洲AV自拍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