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山里的爺爺

大山里的爺爺

時間過得真快,爺爺離開我們有二十年了。

小時候,父母都忙著地里的農活。大部分時間,我都是和爺爺在一起度過的。那時,爺爺是村干部,是黨員,在村里威望極高,哪家鬧矛盾或遇到困難,總會找到爺爺。爺爺有時會主動上門了解情況,目的是希望別人家庭和睦、生活幸福。爺爺每次去處理事情,總會背上我一起。返家時,爺爺領著我一邊走一邊給我講他曾經的戰斗故事,有時會在小店買幾塊餅干,我吃著餅干,聽著故事慢慢走回家。

那時,我家和爺爺的家只有一墻之隔,我總想陪在爺爺身邊,但媽媽總想讓我回家,在我的哭鬧下,媽媽只能妥協。即使是晚上睡覺,我也喜歡和爺爺睡在一起,躺在床上,聽爺爺講抗日的故事。

爺爺當年是新四軍戰士,打過鬼子,腿上還有槍傷。最令爺爺驕傲的,是一次戰斗中因爺爺所在的班不畏犧牲、英勇殺敵,榮立了集體二等功,爺爺也因此就在戰場上加入了中國共產黨。爺爺說,這是他一生最光榮的事……聽著聽著,我就睡著了。

少時無知,不知道戰爭的殘酷,不懂爺爺講故事時,有時為什么會淚流滿面。直到上了初中才懂得,爺爺是在思念他那些犧牲的戰友。

那時,每年的重大節日,尤其是“八一”建軍節,爺爺總要拿出那件陳舊的黃軍裝,雖然衣服上面還破了幾個洞,但這卻是爺爺最喜愛的衣服,因為這件軍裝陪著他參加過抗日戰爭,這身衣服有好多好多的故事。

他穿好軍裝,戴上軍功章,對著一張發黃的照片行軍禮,并灑上三杯酒,自言自語說著話,回憶過去那些艱苦的歲月,懷念犧牲的戰友。每當這種時候,我們一家人都不說話,我看著爺爺傷心,心里也跟著暗暗難過。

有一次,村里兩家人發生矛盾,其中一方持刀相向,爺爺走上前勸解,對方仍不聽勸。爺爺遂指著行兇的人義正言辭的道:“日本鬼子我都不怕,還怕你嗎?你放下刀再說,有什么事好說好商量,不能拿刀嚇人,這是犯法的事?!睜敔斦驹谀抢?,筆挺得像一棵松。持刀鬧事的人怕了,放下了手中的刀。經過爺爺調解,矛盾雙方握手言和。

因成功制止了矛盾升級,爺爺開心得像個孩子,唱著歌兒回到家。爸爸得知此事,心痛爺爺,勸道:“您就別管這些閑事了,年紀那么大了,要是被壞人捅上一刀怎么辦?”爺爺正色的道:“我是黨員,也是抗日老兵,出現違法的事,我當然要管,只有這樣做,才對得起一個黨員的稱號,也才對得起這個老兵的稱號?!币幌?,說得爸爸有口難辯。

后來,爺爺老了,主動卸任村干職務,說是為了鍛煉更多的年青干部。爺爺卸任在家里卻也閑不住,他主動找到村小的校長,說要一個星期為孩子們講一次革命故事,讓紅色基因代代相傳,校長欣然同意了?;氐郊?,他高興得一夜沒合眼,精心準備了故事內容。爺爺僅上過三年小學,沒多少文化,但他特別認真,為了講好故事,他專門購買了幾本抗日戰爭的歷史書,結合他自己的戰斗經歷,編成故事講給孩子們聽。就這樣,爺爺成為了村小的編外老師。

由于村小建在山頂上,有一次,爺爺講完故事,在回家途中不小心摔壞了腿。從此,爺爺只能躺在床上,他經常不甘的對爸爸說:“腿會好起來的,山里的孩子們喜歡聽我講故事。我是黨員,我要堅持!”盡管腿不好,他還堅持看書,為的是腿傷好后,再給孩子們講故事。那時,我看到滿頭白發的爺爺,發現爺爺真的老了。

我上高中時,每月回一次家。每次回去,爺爺都會問我:“學習成績怎么樣?”我每次都回答道:“我很努力,爺爺放心吧?!彼部倽M意的笑道:“好,這樣我就放心了?!焙髞?,爺爺放心地走了。

爺爺走的那晚,我在學校整晚睡不著,特別想爺爺,希望他的身體早日康復,想著想著,眼淚就出來了。次日早,班主任就告知說我爺爺去世了……

爸爸說,爺爺走的時候特別安詳。那天早上,爺爺喝了一點粥,說整天躺在床上太悶,要下床看點書,還問我什么時候回來。爸爸將爺爺扶躺在椅子上,正對著掛在玻璃衣柜中的舊軍裝,告訴爺爺我要到月底才回來。爺爺笑道:“你看我這記性,總忘記孫子要月底才回來?!钡劝职殖鋈ヒ粫龠M屋時,爺爺手里拿著書睡著了,永遠睡著了。

在他長住的屋內,衣柜里依然掛著那件老舊并破洞的黃色軍裝。一束陽光照在那張簡陋的書桌上,桌上保留著爺爺用過的眼鏡和茶杯,還有一本散著爺爺淡淡體味的泛黃厚重的抗日革命書,它們都仍安靜地躺在那里,只是它們的主人已經走了。

耳畔,仍清晰回響著爺爺曾經的教導:“要認真讀書呀,你看我沒什么文化,現在看點書多費勁?!?/p>

送別爺爺的那天,天空飄著毛毛細雨。按爺爺的遺愿,將他葬在村小學附近的大山上,因為在那里,他可以看到那些聽他講故事的孩子們;因為在那里,還葬著爺爺的另一位戰友,他們可以永遠的相聚在一起。

如今,村小學早已搬遷到地理條件更好的地方,那里環境宜人,有更現代化的教學設施,有更雄厚的師資力量和更豐富的教學經驗。爺爺如泉下有知,也當含笑了!



亚洲AV自拍网站